打印 关闭 复制(双击鼠标左键可自动滚屏,单击停止)   繁體中文 加入收藏 纠错 weixin
 
╃福音汕头基督教网站
圣经搜索引擎:  
《诗篇》 119:105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,是我路上的光。《活水》点击阅读!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1日


  “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。我却不以…为念。” (徒二十:23-24)

  我们在撒母耳记里面看见:当大卫在希伯仑受膏作王的时候,“非利士众人就上来寻索大卫。”(撒下五:17)。照样,我们在神前受宠蒙爱的时候,仇敌撒旦顶不甘心,就上来寻索我们,前来拦阻我们,和我们捣乱。

  仇敌的攻击,破坏,和拦阻,我们应当看为神施行拯救的记号;这时候,就是我们向神支取加倍的祝福,胜利,和能力的机会。能力常是从拦阻中产生的。电力的产生,就是由于发电机的机轮互相摩擦(拦阻)。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明白撒旦也是被神利用的。——译自地上的属天生活

  患难是胜利的捷径。山路之后,就是大路。一切伟大的事业上面,都有患难的印迹的。发光的金链,必须经过炉火的烧和锤。没有一个人配算为得胜者,除非他经历苦楚。额上有刺痕的忧患之子,说:“在世上你们有苦难”——可是在这伤心的一句之后,就来了一句应许,“但你们可以放心,我已经胜了世界”(约十六:33)。主在世上留下的脚踪,原是叫我们跟随他的。那带血的脚步,是引领我们上宝座的。伤斑是铁杖的代价。我们的冠冕必须花力争夺的。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先圣都曾经过许多患难——保罗,马丁路得,撒房那罗拉,拿克司,卫斯理以及一切大能的先锋。他们都从患难进入掌权的地位。将来环绕在宝座前唱诗赞美的人们,他们都是“从大患难中出来的。”(启七:14)。

  每一本伟大的着作都是作者血的结晶。谁是希腊的大诗人?鸿谟。他是一个盲人。谁是写那部不朽之作“天路历程”的?是一个穿紫袍,享受安乐的王子吗?不是!乃是培德福牢狱中的一个囚犯本仁约翰。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2日


  “退到野地里去。”(太十四:13)

   在音乐谱中有一种符号,叫做休止符。当音乐奏到休止符时,声音完全停止;这常是音乐最精采之处。我们的一生,也如音乐一般,时时有休止符,可是我们顶愚昧,以为这些休止符是我们的末路和尽头,一生就完毕于此。神常叫我们失败,病痛,挫折,失业,我们就非常悲哀,以为我们的人生音乐从此不能再达到造物者的耳中了。可是让我们看,音乐家如何对付这些休止符呢?他们照常击拍,在休止符之后,重奏音乐,一若中间并无什么间断。

  神编我们一生的乐章,并非没有计划的。我们只管按谱奏乐,不必怕遇见休止符而恐惶。它们是不能删去的,因为一删去就会破坏音乐的精采。如果我们仰望我们音乐的导师——“神”——他自己正在为我们击拍,我们的本分只是按照他的指导奏乐;奏到休止符的时候,虽然音乐停止了,可是请记得:这是音乐的精采处。过了一拍子之后,音乐就要重新奏起。让我们学习这功课。——罗斯金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3日


  “耶和华啊,你为什么站在远处?”(诗十:1)

   神确然是我们“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。”(诗四十六:1)。但是他常常一面许可患难追逼我们,一面又自己站在远处隐藏起来好似不关心我们的样子,这样好叫我们自己的帮助告一结束,而看见从患难中能得到无限的教训和益处。让我们深信那许可患难临到我们的神,是和我们一同在患难中。也许要等到试炼过去的时候,我们才能看见他;可是我们敢相信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。我们的眼睛迷糊了;我们不能看见他。在黑暗中我们的眼睛似乎是瞎了,不能看见我们大祭司的影踪,不凭眼见,唯独根据神是信实的;虽然我们看不见他,让我们和他说话。我们一开始和他说话,深信他的同在,虽然他的同在我们看不见,我们就会得到他答应的声音,这就证明他在黑暗中始终眷顾我们。我们无论在黑暗的通道中,无论在光明的天路中,我们的父是一样偎近我们的。——译自日诚报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4日


  “但…鸽子找不着落脚之地就回到…挪亚那里…到了晚上, 鸽子回到他那里,嘴里叼着一个…橄榄叶子。” (创八:11)

   神知道什么时候该不给我们看得见的凭据,什么时候给我们看得见的凭据。我们若能完全信靠他,这是何等美好的一件事呢?当所有眼见的凭据都收回了的时候,是最美好的时候;因为神的美旨是要我们承认:他的话语,他的应许,他的恩约,比我们眼见的一切凭据更实在,更可靠。神若给我们眼见的凭据,也好;也是可宝贵的。那些只信靠神的话而不用其他凭据的人们,常得到许多看得见的凭据。——崔伦保

  暂缓不是拒绝。许多祷告上批着:“我的时候还没有到。”神有规定的旨意,也有规定的时间。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5日


  “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”(诗廿三:4)

   在我父亲的家中有一个小房间,里面藏着我家几代所用的许多手杖。有的是爬山用的,有的是走平坦大道用的,有的是走泥泞之地用的,有的是雨后雪后行路用的,每种手杖的样式各不相同。有时我回故乡去探望父亲,他老人家常喜欢和我出外散步;每次出发之前,我们总先到手杖室中去拣选我们那一次所适用的手杖。因此我常常想起神的话语是我们生活中的手杖,会给我无限帮助和安慰。

  在打仗的时候,紧急的风声使我们心慌意乱,神给我们的杖是:“他必不怕凶恶的信息;他心坚定,依靠耶和华。”(诗一一二:7)。这杖扶持我们经过许多黑暗的日子。

  当死亡夺去我们的孩子,使我们心碎的时候,我在应许中找到另一根安慰的杖:“一宿虽然有哭泣,早晨必然欢呼。”(诗三十:5)。

  有一次我病倒了,在外养病有一年之久,在这时期中我不知道究竟我是否再会恢复,再能回到我的家中去,再担任我以前的工作。在这样没有指望之中,我始终抓住神的杖。“耶和华说,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,是赐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灾祸的意念。”(耶廿九:11)。

  在危险或疑惧的时候,人的评判都说“完了”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根带领我安然过去的杖:“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”(赛三十:15);在遇到意外事情的时候,似乎没有一点工夫可以设法补救了,我发现了一根从来没有误过我的杖:“信靠的人必不着急。”(赛二十八:16)——亚保德便雅悯

  马丁路得的妻子说:“如果神不叫我经过苦难,我永远不会知道诗篇中这些话语是什么意思;我也永远不会明白基督徒的责任是什么。”真的,神的杖好象教员指示孩子识字的教鞭一般,指到某一个字,孩子就注意这一个字;照样,神指导我们许多有益的功课,是我们在别的地方永不会学到的。

  “神总是用他的竿和杖指引我们。”

  “你的鞋是铜的,铁的。你的日子如何,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。”(申二十三:25)。

  让我们记得:如果神要我们走在坚固的石路上,他必先给我们穿上铁鞋或铜鞋;他决不会不先替我们预备好了,就差我们出外去走崎岖的路。——麦克劳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6日


  “从此起首,…交给你,你要得……为业。”(申二:31)

   圣经中常讲起信徒该怎样等待神,这个真理不能太偏于一面。诚然,有许多时候我们顶容易不耐神的迟延。我们生活中多少的烦恼都是出于自己的纷扰,鲁莽和焦急。我们不能等果子成熟,只管吧青色的果子采下来。我们不能耐心等待我们祷告的答应,不管所求的须有较长时间的预备。我们想和神同行,不料神行得很慢。这些都是我们的失败,不能耐心等候神。然而圣经中还有另一方面的真理。就是神常等待我们,可惜我们总是耽误神。

  多少时候,我们没有得到神已经为我们预备好了的祝福,因为我们不上前去接受。虽然有时我们的损失,是因为不等待神;但是多少时候我们的损失,也是因为待得过度了。有的时候,我们应该静坐;也有的时候,我们应该迈步上前。

  圣经中有许多的应许都是带条件的。在我们方面必须先有条件的履行,然后神方面才有应许的实现。我们开始顺服的时候,神就开始祝福我们。神给亚伯拉罕许多的应许;可是这许多应许之中,没有一个能够实现,当亚伯拉罕还等在迦勒底的时候。他必须先离开本乡,本族,本家,以及一切的朋友到一个异乡去,然后神才一件一件成就他的应许。主肯医治十个长大麻疯的,对他们说:“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;”他们在什么时候得医治的?“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”(路十七:14)。如果他们等待,要先看见他们的肉洁净了,然后再去,他们决不会得到医治。神等待去洁净他们,只消他们的信心一开始活动,祝福就来了。

  当以色列人被仇敌追逼到红海的时候,神吩咐他们“往前走。”(出十四:15)。他们的责任不是等待,乃是鼓着勇敢的信心起来往前走。还有一次,当他们渡过泛滥两岸的约旦河时,他们必须先有信心伸足入水。信心是一把钥匙——一把开入应许之地的门的钥匙。这把钥匙是在他们自己的手中,他们若不走近那门,用钥匙去开门的话,门就决不会自动开启的。哦,信徒们,今日我们是命定在世争战的。当然我们决不能得胜,竟不堪仇敌一击;然而,我们凭信心冲过前线的时候,就有那唯一的得胜者来到我们身边,替我们争战;靠着他,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。如果我们犹疑,战兢,等候那得胜者先来了,然后向前争战,我们定规空等。这就是不信的过度等候。神今天在等待,要厚厚地赐福与我们。我们应该用勇敢的信心前去接受。“从此起首我要…交给你,你要得…为业。”——密勒
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7日


  “那赐诸般恩典的神,曾在基督里召你们,得享他永远的荣耀,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,必要亲自成全你们,坚固你们,赐力量给你们。”(彼前五:10)

   当我们和基督结合进入新的关系之时,我们首先要有足够的智慧使自己认识,我们应该始终保持这个关系。在这开头,任何疑问的阴影,都会破坏我们的亲密。看清了这一点之后,我们必须大胆作承担的抉择,就象树木种在泥土中,或新娘在礼坛前许配终身一样,确定自己的地位。必须永远不渝,既无保留,亦无反悔的余地。

  然后,要经过一段试炼和培植的时期,在这个期间,我们必须坚毅稳定,直到新的关系变为根深蒂固的常规。臂膊折了骨,使它避免任何震动。神也要给他的子女按上了精神的夹板,使他们安定不动,直到他们通过信心的第一阶段。对于我们,这不一定是容易的,“但赐我们以一切恩典的神,曾在基督里召你们,得享他永远的荣耀,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,必要亲自成全你们,坚固你们,赐力量给你们。”——幸浦生

  罪恶和病患,都有一条相通的自然律;如果我们让自己去陷入它们的不良趋势之中,我们就会沉沦下去,落入魔鬼的掌握。但在耶稣基督里,另有一条关于精神生活和肉体生活的定律,可使我们超升,籍此抵制或克服那另一条使我们沉沦的自然律。

  但要达到此目的,必须具有真正的精神力量,坚决的志愿,安定的情绪,和恒常的信心。这就象我们在工厂里运用动力一样。我们必须使轮机继续运转。因为动力是存在的,但我们必须保持联系,有了这个联系之后,动力发生了作用,整个机器也就开动了。

  有一条精神生活的定律,要我们在和神同行时,有选择的决断,有信仰的恒心,和坚固的执着,圣灵之使我们神圣化和救治我们,这条定律是整个紧要的关键。——地上属天生活

 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8日


  “我为你们起的愤恨,原是神那样的愤恨。”(林后十一:2)

   一个善奏古琴的琴师,何等宠爱他的古琴呢!他把它怀抱在胸中,抚它,亲它,偎它!他和它相依为命。可是,你看他怎样调整弦音。他把它紧紧握住,用力地在弦上拨一下;弦立刻震颤,好似惊痛之下的战栗;他侧耳细听,觉得弦音粗浮,还为准备。于是他把弦绞紧;弹拨再三,直等到它能发出柔和准确的声音来。他脸上才露出笑容,点头满意。

  亲爱的,其实神也是如此对待你。他爱你远胜琴师爱琴,他发现你的声音不和谐。他把你紧紧抓住,用力拨你的心弦;他侧耳细听,岂知你所发的声音仍是咒诅和怨言;他只得绞紧你的心弦,再拨,再弹,直等到你的声音是赞美,感谢,和“不要成就我的意思,只要成就你的意思。”(路二十二:42)——神所最喜听的音乐。

  这是象天使歌唱一样,他所最爱听的音乐。直到你纯洁化了的灵魂,和他完全一致,乳水交融,否则他决不停止他的乐器音阶的调整。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29日


  “…神在其中,城必不动摇;到天一亮,神必帮助这城。”(诗四十六:5)

   “必不动摇”——这是何等的宣言!象我们这样最容易给属地的东西所动摇的人,竟可以到一个地步,没有一件东西能够摇动或是颠覆我们?是的,这是绝对可能的事;使徒保罗就懂得这一个秘诀。在他到耶路撒冷去的路上,他已经预见前面“有捆锁与患难等待”(徒二十:23),可是他能够坦然说,“这些东西没有一件可以摇动我。”(24节)。保罗一生中间,凡是可以摇动的东西,都已经摇动掉了;他并不以性命为念,也不以他所有的为宝贵。照样,我们如果愿意让神按照他的方法对付我们,如同对付保罗一般,我们也能够达到同样的地步:没有一件琐碎的事情,也没有一件重大的试炼,能够摇动我们离开平安了。这样的平安,只有完全安息在神里面的人们才有分的。

  “得胜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。”(启三:12)。

  在我神殿中作柱子是不能摇动的;这就是欢喜忍受一切环境的震动的结果!——司密斯

  当神在一个城中,他使那城象锡安山一般坚固,不能移动分毫。当他在我们里面,虽然四周有骇浪怒涛,狂风暴雨,可是在我们里面仍有恒久的平安;这种平安,是世界所不能给我们的,也是世界所不能夺去我们的。在我们里面是神,在世人里面是世界;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有平安,而他们当风浪来的时候,就会象叶子那样飘摇不定。——雷登

  “倚靠耶和华的人,好象锡安山,永不动摇。”(诗一二五:1)。

  有一首苏格兰古诗,能在我们的血液中注入铁一般的力量:

  以坚定的信心依靠神,
   像锡安山那样站稳脚跟,
   永远屹立,象钢铁般的,
   不摇撼,也不移动毫分。


  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30日


  “我必向以色列如甘露。”(何十四:5)

   露是代表新鲜,朝气,活泼。神降露原是为着更新大地,滋润花草。圣经中也常说起露,用来表明属灵的更新。神常籍圣灵更新他的子民,犹如用露更新大地一般。在提多三章五章所说的:“圣灵的更新”就是讲圣灵有露珠一般的执事。

  许多神的仆人不懂得属灵的露珠在他们生命中的重要。结果,他们没有活泼,缺乏朝气。他们的灵性下沉(甚至枯萎)就是因为没有灵露的更新。

  亲爱的同工,你想一个工人能不吃东西,而整天工作么?你想一个神的工人能不吃属灵的吗哪,而专一事奉么?不,绝对不能。偶然吃一次也是不够的。你必须每天接受圣灵的更新当作你灵性的滋养。怎样去接受神的灵露呢?安静,吸收。到了深夜寂静时,花草叶子的气孔都张开了,这时候正是他们受露珠的时候;属灵的露珠也是这样,当我们在神前安静等待的时候,我们就会得到更新和滋润。急躁不会叫你得到什么。安静等待,直到你浸沉在主的同在里;然后带着基督的新鲜和活泼到工场里去。——巴亭登

  有风或是有热的时候,露珠凝结不起来。风必须平静,热度必须下降,大气必须到又静又冷一点,露珠才能凝结在叶子或花瓣上。照样,神更新的恩典,也是如此;必须等到你的火气退去,你灵安静,然后神才降甘露滋润你。——选



《荒漠甘泉》1月31日


  “他使人安静。”(伯三十四:29)

   神能在风浪中给人安静。今天我们仍旧和他一同在船中;在深夜离岸甚远,船到了湖中心的时候,忽然起了暴风,甚至船被波浪掩盖。这时候似乎世人联络一致地逼迫我们,地狱张了口等待吞吃我们,每一个波浪威胁我们。在这样绝望的光景中,主顶镇静地起来,斥责风和浪。在他一挥手之下,祝福来了,风浪去了,风号浪湃,不能混乱他的声音,“住了罢,静了罢。”(可四:39)。你听见他的声音么?

  “他使人安静。”这安静不是普通的安静,乃是在失去指望和安慰中的安静。有时候他故意把指望和安慰从我们收回,因为我们太注重这些了。我们顶容易专看喜乐,奋心,盼望,安慰,经历,恩赐,异象等等过于看主。所以为了爱的缘故,主把这些暂时收回;好叫我们靠着他的恩典,分辨主所赐的和主自己。但是当我们以为失去了一切福分的时候,主就来了,叫我们尝到他同在的滋味。这时候我们因为有了他自己,就忘记了他所收回的,心中只觉得无限的安静。“他使人安静。”